正文 第110章 灰与火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狂怒骑士正文 第110章 灰与火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div id="content">

    是了,仿佛蒸汽爆炸的余浪——

    那束强大的气劲顺着他的重拳从手臂里轰彻了出来,化作一团引爆空气的恐怖能量推向敌人,致使被他笔直打中的那只黑蜥蜴坐骑不光带着它的骑士主人一起倒飞回去,同时也与它的骑士主人一起不受控制地撞翻旁边吃惊的同僚!

    这两具腾空的尸体霎时浑身爆血,像两颗出膛的炮弹带着两股暴戾的气浪,连带着一并震飞刚才向三人进洞杀来的其他几名卓尔骑士。

    他们一时间人仰蜥翻,跟垃圾似的被石拳轰出洞外,狼狈不堪地滚回洞口外边的蜜耶拉眼前。

    石拳将出拳的姿态保持一秒,随后感到自己的身体跟掏空似的骤然一虚,这才意识到刚才的自己可能太过激进,竟一不心将体内至少八成的“气”都顺着经脉调动到了手臂里头,以致于此时的自己腿脚一颤——

    “唔……”他赶忙收回拳头咬住牙关,深吸一口气,努力调整起呼吸的频率,试图让自己体内又乱又空的“气”尽可能快点回到平衡的状态。

    鸦雀和贝玲莉丝亲眼目睹过这震撼的一幕,短时间里也和洞口外边那些张开嘴巴的黑暗精灵一样睁大眼睛不出话来——直到流动的时间在这静得可怕的气氛中又逝去两秒,半兽人武僧身后的诗人姐终于率先反应过来,嘴角顿时又挂回她高傲的微笑:“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嘛……abbl。”

    “阿比尔?”石拳站稳,半回过头。

    “黑暗精灵语,意思是伙伴。”

    诗人姐解释,暗紫的眼珠抬起来望向隧道洞外的蜘蛛侍女,她的妹妹。

    蜜耶拉此刻的面部表情与鸦雀比起来可谓是正好相反。在诗人姐的目光注视下,这位侍奉蜘蛛女神的卓尔女祭司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莫大的侮辱和挑衅,与之同的两颗眸子再往下一瞧,看见刚才被石拳一拳轰出来的几名卓尔骑士更是气得不行。

    就好像肺都要炸了。

    “废物……你们这群饭桶!”于是她坐在胯下的鞍上磨着牙骂出这句话,并从黑蜥蜴坐骑的缰绳上松开戴着蜘蛛邪徽手甲的右手,看样子是准备亲自动手了。

    蜘蛛女神赐予她的牧师神术虽然是她引以为傲的施法能力,但长期以往的权力斗争令她将过多的精力投入到族人之间的尔虞我诈中,以致于她的施法技巧实际上并不出,连抗压施法都不太熟练。

    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她一直没有施展她的牧师神术——不是她不想用,而是在鸦雀的噪音污染和贝玲莉丝的道具干扰下,她真分不出那份精力去向她的女神大人祈祷神术。

    蜘蛛侍女比起祈祷更擅长争权,这种现象事实上早就成了卓尔社会中的一个老问题。

    蜜耶拉这会儿不用担心外在的事物干扰自己。她抬起右手,掌心朝前亮出那枚绘在金属手甲上的蜘蛛图案,但没想到头顶的上方恍然一热,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而降。

    她诧异地愣住一下,条件反射地抬头仰望,脸上的表情转眼骇然,紫的眼珠一瞬间被灼目的火光映得通红发亮,目盲前的最后一秒望见这座地底空洞的上方半空不知何时竟已变成一块倒扣的火盆!

    那是什么……太阳?

    幽暗地域怎么会有太阳?

    蜘蛛女神的祭司姐茫然心想,双眼的视觉被那耀眼的火光短暂致盲,紧接着感到那块倒扣的火盆正朝她呼呼降下才反应过来——

    那不是什么太阳,而是一颗像太阳一样巨大的魔法火球!

    “该死的法师!”借助过去学习的魔法知识,蜜耶拉立刻明白了什么,从而不得不硬着头皮愤怒举手,将她掌握的一个牧师神术通过吟诵祷词完成祈祷并施展。

    她好歹还是一名合格的蜘蛛侍女,邪恶的能量顷刻间从她手甲掌心的蜘蛛图案里迸发出来,于她头顶的上空迅速铺展,最终赶在那颗大火球降落之前结成一面蛛形状的神术护罩。

    蛛护罩不负所望,很快挡住那颗炽烈的火球救下了她与身边的骑士部下们。

    那颗巨大的火球看着恐怖,可当它真正落下来时其实也就仅只有一般火球术的威力,发出爆炸的声响烧毁那层蛛护盾之后就没了后续的伤害。

    蜜耶拉将举起的右手张开掌心转肘下压,马上再施展出一个大范围的“明目术”使包括自己在内的众卓尔骑士们解除致盲。

    视觉恢复,她仰着脑袋重新睁开眼睛,骤时发现这座地底空洞的上空高处果然悬浮有两个人形生物,一名人类女性和一尊钢铁魔像——

    多萝西和亚伯。

    她不认识红发的术士姐和魔像外观的机关人法师,但至少记得乌尔斯的队伍中有这两人。

    多萝西借亚伯帮她施展的飞行术飘在空中,海的双眼清楚看到刚才的光景,心里明白自己刚才的火球术确实是在“那哈莽行咒”的狂乱波动下获得了“五倍施法效果范围”,而不是完整的“五倍施法效果”。

    施法的时候,她现在仍然会在脑海中看见那块唯独自己可见的轮盘,但在羽斯蒂娜的指导和“狂乱护盾”法术的辅助下已经逐渐能够避免轮盘的指针失控地转到一些可怕的随机效果上了。

    亚伯运用同样的飞行术飘浮在她身旁,作为她身边的护航者低头俯瞰下方,细心观察到蜜耶拉的行动风格之后出声提示:“多萝西,接下来重点瞄准那个女卓尔施法。”

    “好的,亚伯先生。”多萝西点点头,握紧手中的木制长杖缓和一下自己的气息,然后准备接着施展下一个法术。

    红发的术士姐看样子比起以往已经要自信许多了。

    但是当然,蜜耶拉不会眼睁睁地看她顺利施法,随即冲自己身旁的骑手们指挥下令:“放箭!把那两个法师射下来!”

    准确的,应该是一个法师和另一个比较特别的狂乱术士……

    不过听在卓尔骑士们的耳中没什么区别,尔后他们遵从女主人的命令从座鞍两侧抽弓取箭,抬臂拉弦瞄准,齐放——

    动作很快,不愧是泽尔贡家族下任主母麾下的精锐——只可惜亚伯不慌不忙,精神上没有恐惧这个概念,或者构装体的种族身份使它压根儿产生不出太多类人生物的感性情绪。

    它镇定自若地目视这阵朝向自己和多萝西倾斜上升的箭雨,仿佛早有准备,钢铁的手臂轻轻一挥,让一段古奥的咒词在自己低沉的吟唱声中迅速流过,接着就像蜜耶拉刚才张开蛛护罩一样也为自己和多萝西张开一层微微泛光的球体护罩。

    那层球体状的魔法护罩将机关人法师和术士姐包围进去,完全凭空凝成,有形而无,紧接着将黑暗精灵们的箭矢啪啪弹飞。

    “笨~蛋~,亚伯可是灰庭法师,专门研究时空法术的进阶施法者!”索罗斯这时候伸爪掀开亚伯头上的头盔眼罩钻出半个黑猫脑袋,金绿异的两颗竖瞳在眼眶里得意洋洋地嘲笑敌人。

    这只猫魔宠平时高冷得很,可到了战斗时还是挺护主的。

    亚伯专心维持球体护罩的防御机制,内心自然明白身为灰庭贤者之徒的自己也擅长空间法术,而空间法术很多时候又尤其克制物理武器,却马上注意到自己展开的护罩表面出现裂痕,犹如雨水落入湖面滴出的涟漪。

    它沉默一下,想了想,即刻猜到卓尔骑士们这一轮的箭矢做过附魔处理,是那种专门用来破坏魔法防护的贵重消耗品,被幽暗地域的黑暗精灵常用来对付一些同居地底的魔法怪物。...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狂怒骑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狂怒骑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狂怒骑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