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诈老陈”的网红之路:疑犯直播时自首,害怕举报停止直播肾

原标题:“反诈老陈”的网红之路:疑犯直播时自首,害怕举报停止直播

过去几天,“反诈警官老陈”的直播视频广泛在网络流传。那是一张43岁的国字脸,短发,脸上的法令纹颇有威严,不过他开口一笑,法令纹就消失了,有些憨厚。老陈全名陈国平,他从部队转业后当了警察,缉过毒,在派出所干过,四年前成了反诈骗民警,他破了不少案子,但许多财物无法追回,他觉得破案不如预防,预防则需要宣传,宣传就要走到群众中去,他觉得发传单太落伍了,开始运营短视频账号。

他没想到几天后他就能有几百万的粉丝,也没想到他的微信号会因此被查封。不过,就在他直播的这些日子里,国家反诈中心APP的下载量数据惊人。

以下是他的讲述。

文|魏荣欢

编辑|龚龙飞

火了

“我是反诈警官老陈,请问您是什么主播?”这是我改编了一个热门主播的经典开场白,我想试一试用这句话跟其他主播连麦互动会是什么效果。9月初,我抖音账号的粉丝量只有1000人,有时候还会下降,我在想要怎么突破瓶颈,就开始学习各种新潮的直播语言。

我记得第一位连麦的是一个浓妆女孩,穿着蕾丝花边裙。她看到我显然有些慌张,他问我网络上都怎么诈骗的,我就举了一个主播跟美女聊天被骗的例子,“可能是男的呀”。听到这话,“美女”主播突然摘下假发,露出短发和脚上穿的男士拖鞋,双手摸耳朵缓缓蹲下。我也吓了一跳,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原来他是男扮女装,以为我专门来抓他的。

老陈与男扮女装主播连麦,图源网络。

9月2日,这段视频冲上了快手热门。快手和抖音的工作人员反应很快,他们都来找到我,希望第二天晚上再直播一场。晚上5-7点上抖音,7-9点去快手,9-11点再回抖音,原来两小时的直播一下子被拉长到六小时,这让我感到压力巨大。

接下来,我继续与各个主播连麦,有些人还是很懵,比如问我是不是保安,也有一些主播已经知道我的身份。这些连麦都产生了一些传播,其中我与“西厂公公”的互动尤为热闹,这名扮成公公模样的娱乐搞笑主播一直解释自己没犯事,放松下来之后不仅向其他主播安利,还称自己为“西厂正规军”。我此时换了一句口头禅:“你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

这些主播也开始在直播圈传递这句话,那位男扮女装的主播为了方便展示,还做了一个展板。

我记得在快手上有235万人观看了这场直播。结束后,我转去抖音平台。此时,我知道刚刚与“西www.bichon.com.cn厂公公”互动视频已经传播出圈了,我一进直播间,就有14万人等着我,场面热烈就不用说了。那天,我的涨粉竟然达到了181万,最高78万人同时在线,累计观看人次超过了8000万。

“你下载国家反诈中心APP了吗?”这句话登上抖音热榜榜首。

此前,为了方便大家能找到我,我在主页上公布了微信号。当晚有上千个人来加我,很多人添加了我的号又很快删除,还有很多人去投诉,举报我是假警察。这一下子触发了微信平台的安全管控线, 第二天,不少媒体开始联系我,结果我的微信被封号了。

不是第一次被举报

一个反诈骗警察被反诈骗系统封号了,这令我哭笑不得。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令我放心,这套预警系统和我是同一条战线,我们都是在努力保护老百姓的财产安全。

实际上,这不是我第一次被举报。

2019年,我开始做直播,我入驻了快手并做了官方认证。第一场直播讲得是电信诈骗的起源以及一般诈骗的方法手段,我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娓娓道来,结果只有20个人观看。我倒也没有慌,每周末都坚持直播,慢慢地人多了,我记得最多的时候有400人在线,当时觉得也不少了。

直播了一个月,粉丝好不容易从0爬到了5万。结果有一次直播,刚好赶上我患了蛇盘疮,特别疼,我有时候忍不住歪歪嘴,虽然也缓解不了疼痛。我不知道这样的表情会被认定是违规操作,结果就被永久封号了。

当时也没有灰心,我想我还有拍摄宣传影片的阵地,我的伙伴们都是热心公益的朋友,每天下班后,大家就聚合到城市的各个地方去拍摄视频。我们没有酬劳,每次拍完,我会请大伙儿吃饭,作为感谢。

第一个短片是改编自2017年发生的真实案例,我们给片子取名叫“夺命的手机”。一个在外地上大学的秦皇岛女孩,不小心掉入裸贷陷阱,几个月,欠款从几千块钱滚到数十万块钱,她被逼得喝毒药试图自杀。我们6个人拍了一个星期,做成一部十分钟短片。片子一放到平台上,播放量竟达到2000多万。我们大受鼓舞,周围同事也没有想到,不过好像没有人提议要加入我们。我们原计划每个月出一部短片,但写剧本、拍摄太费时间了,最后是两三个月才能出来一个短片。

老陈和朋友们拍摄的第一部短片截图,图源网络。

去年九月,抖音的政务号开通了直播功能,我以官方账号入驻进去。一开始直播间有50多个人,一场下来涨了200多个粉丝,第二场涨了1000多个粉丝,给我高兴坏了。做到第三场直播间差不多有1万多人,粉丝也涨了10万,得到这样的回应,我当时的心情有一种要成功的感觉。

我从一开始就想到要拍短视频,要做直播,因为我发现我妈都在玩这个了。老太太不识字,但看视频完全没障碍,一看就停不下来,我觉得这可比上大街天天发传单有用多了,群众的注意力都在这些平台上。

过去,我们很传统的方式就是上街发传单,发传单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感觉大部分年轻人根本不爱看,甚至连接都不接。有时我会跟他们开玩笑说必须接,对方接过去随手就扔垃圾堆了。老人们倒是愿意接,喜欢带走一大叠,带回家另有用途,目的也不是看,说实话,那时候我心里特不是滋味。

自从发现周围越来越多人在看短视频,我就想我们也要进入平台,让更多人可以看到反诈骗宣传。

电信诈骗有一个特点是“非接触”,钱款通过银行卡汇入骗子账户,又被迅速转移,赃款的流向就像四通八达的小路,反诈民警层层追踪,要比骗子快,在路的末端掐断钱款的继续外流,才能最大程度挽回受害人损失。

如果在过去,破案的难度系数极大。这需要警察去当地银行查询调证,争取以最快速度冻结赃款。有人统计过,一个电信诈骗案最多涉及到上千张银行卡,如果把流水记录用A4纸打印出来,连在一起有几十米长。

我意识到追着骗子跑,不如多向群众宣传反诈知识,从源头上做好防范,这样效果最好了。

粉丝们在公屏上写满了“浪子回头”

被快手封号后,我在抖音上重开直播,我除了讲一些诈骗知识,还会让粉丝提问,我来解答。有些被骗钱后的网友难免心生郁结,我就私下给他们做心理辅导。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安徽农民工网友,他投了20万块钱到一个叫“动物世界”的平台,结果后来才知道这是个庞氏骗局。他的房子和土地都没了,就想自杀。在我和直播间其他人的劝说下,他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还成了直播间的铁粉。

反诈骗宣传也并非因为我穿着警服就能获得网友的全部信任,有些来求助的人对我的话还是将信将疑,有个网友说自己投资理财平台炒外汇,已经挣了7万美元了。我一听就判断是骗局,叫他赶紧把钱提出来,并告诉他这个平台肯定会爆雷。他没全听我的,把本金撤出来了,心怀侥幸认为那7万美金多放两天又能赚钱。没过两天,这个网友来找我报案,说钱拿不出来了。

除了短片,我还会发一些自己录制的教育短视频,也会公布一些破案时抓铺的镜头。结果,我没想到还会引来逃犯自首。

那是一个周日,有个网友跟我连麦说他想自首但不敢。我一听他介绍自己是哪里人,我就知道他就是那个在逃的疑犯。他的同伙在几天前刚被我捉获,我把视频放到了平台上。我劝他大胆自首,会减轻处罚。粉丝们在公屏上写满了“浪子回头”。

第二天早上10点多,我在单位见到了他,来自首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粉丝量始终徘徊不前。跟主播们连麦互动后,我的抖音号粉丝突破410万人,一夜之间,很多人都知道了“反诈警官老陈”,我的(宣传)心愿达成了。同时,网络上各种是非的声音也向我涌来。

有人质问我:“谁让你穿警服直播的,你代表你自己还是代表你的单位?”即使我不接受打赏也不带货,还是有人怀疑我有一个商业目的,还有人评论说我和这些“妖魔鬼怪”连麦有损公务员形象,他们把举报电话打到了我的单位。

我1996年参军,在部队十年了,性格中带有军人的耿直。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直接回怼这些质疑声。但现在,我是一个国家公职人员,一句话说错了,或者让别人产生误解,就可能被吐槽,举报,引发舆情。我不敢说了。

现在,我的账号火了,很多人都了解了网络诈骗的知识,不过我从9月3号到现在,我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如果继续被举报,这风险我也承受不了,9月8日,我在朋友圈宣布我将停止直播了。

老陈在朋友圈宣布停播,图源网络。

最初,我直播的目的就是把反诈骗知识传播给公众。这些违法犯罪行为大多有分工细致的团伙,他们专门研究人的弱点,利用人的弱点编写剧本,有针对性地去诈骗,并且能够屡屡得手。他们隐蔽性极强,会用地下钱庄等各种方法洗钱。我们经常遇到的情况是案子破了,人抓了,钱也被犯罪分子挥霍了,根本拿不回来了。老百姓需要专业的人解读这些违法犯罪行为是如何实施的,让他们始终保持警惕。如果全民都懂得防骗知识,并且有了防骗意识,没有韭菜了,那镰刀割谁去,这不就变成了天下无诈了吗?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 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 点击这里把 《末日之属性加满》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 末日之属性加满最新章节钼铁价格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 《末日之属性加满》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钼铁价格 点击这里发表。

龙王的傲娇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