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章 迷雾重重。2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正文 第81章 迷雾重重。2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以谢容华的性格,断然是不会留着一个离人愿在那里碍眼的,不管皇帝在里面藏了什么人,她都留不住。

    更何况是一个长得和云歌辞一模一样的女人。

    怕更是她的心头刺,恨不得即刻拔掉。

    谢容华多年拔不掉这根刺的原因,极有可能是因为,她在离人愿里,栽了不少的跟头。

    她的能力,动不了离人愿里的人!

    这些疑惑一解开,云歌辞的心登时提了起来。

    背后凉飕飕的,凉气直入心肺。

    她深深看向盈风,语气已经寂然:“你的意思是说,进入离人愿的人,都是被倾城公主杀的?”

    要是真的的话,那这位聋哑,深情的倾城公主,藏着更可怕的阴谋。

    听雨和她说的那一个故事,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她无从去判断。

    盈风轻蔑地冷笑:“怎么,你和她不都见过了?还用问我?”

    语气嘲讽,傲慢。

    云歌辞心中压抑,冷着声问:“你要什么?”

    “这算是答应和我谈条件了?”盈风一愣,又笑了起来:“你早有这样的觉悟,想知道什么都容易。”

    云歌辞默然,心中自有考量。

    相对倾城公主,盈风她更好拿捏,毕竟,她有几分能耐,她是一清二楚的。

    而倾城公主的底子,她是一片空白。

    和盈风合作,她似乎没什么吃亏。

    也可以探探盈风的底细,看看她对云歌辞这怪异的眼泪,所为何?

    流了不少血,又浑身绷紧和凤红酥僵持了这么久,盈风终于觉得累了,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席地便坐下了。

    怀里的包裹她却再也不肯放下,抱在怀里,靠坐在门后角落。

    女子低低说了话:“我在离人愿五年,前两年什么人也不会来,后三年,离人愿成了别人的家,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那个女人,从离人愿离开!”

    “离人愿里的那位是你的主子,怎么听你话里的意思,你对她颇是无感?”杨清音奇怪地问了一句。

    盈风好像被刺到了一样,头往后仰阴冷地喝:“她不是我的主子。”

    慢慢低下头,喃喃自言自语了一句:“我这辈子,只有过一个主子,她死了!”

    云歌辞死了,她再不是任何人的奴才!

    一辈子,只是她的奴!

    杨清音愕然,沉思了一下才敢说:“据我所知,当年是你背叛了云歌辞王妃的,她死了,你才表忠心?”

    和她们表对她对云歌辞的忠心,看起来,盈风没必要这么做。

    “哈哈……”盈风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整张脸都低了下去,抱着包裹独自伤悲:“当年的事情,非你们所想,你们也不用知道。”

    她拒绝和任何人说起当年的事情。

    云歌辞本来还有些期待,杨清音问出来了她想问的问题,她想要听听盈风的回答,可到底是没能得到答案。

    她眸子暗了暗,无能为力地说:“离人愿是皇帝设立的,我们不过是低阶女官,根本动摇不得。”

    “要是里面的人死了呢?”昏沉迷离的灯火转悠过角落,映亮了盈风那张血污的脸,笑意已消,只剩下狠绝,咬牙丢出一句:“这宫里,想要她死的人又不只是我,凤红酥,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她说了什么,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不能让她死,她就会让你死!”

    进入离人愿,无人能生存。

    这是那个女人的狠毒,盈风不相信,凤红酥会是一个另外。

    现在不死,不过是凤红酥让她看到了可以利用的价值,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原因,凤红酥现在还不能死。

    云歌辞凝眉静静地盯着盈风,想从她的神色里,读到几分真假。

    今晚发生了太多怪异的事情,倾城公主和听雨,盈风,她到底该相信谁?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便是盈风真的已经归于倾城公主,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不过是聪明的倾城公主布的一个局。

    让她来试探凤红酥,看看她有没有顺着她安排的路走。

    确保自己的计划,无任何疏漏。

    心思低回间,她从怀中取出了倾城公主的那封信,和盈风坦白:“今晚的确是她帮了我,作为回报,我必须要帮她送一封信。”

    盈风看向凤红酥手中夹着的信件,蹙眉似在思考。

    一会儿之后,她的脸色倏然大变,惊骇地喊出一句:“我明白了,你就是她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云歌辞的眉心跳了跳,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盛。

    盈风的反应太过于自然,半点都看不出虚假。

    她还在愕然的时候,杨清音已经急急地问了出来:“什么意思?难不成倾城公主早就知道我们会去离人愿?”

    “我不知道。”盈风摇摇头,拧着眉说:“我侍候了她三年,这个女人奇怪得很,每一个月都要写一封信,我无意间听她带来的婢女说,公主是在等一个有缘人,把这封信传出去。”

    盈风敛去了尖锐的棱角,说话条理清晰了好多:“这几年间,我明里暗里知道有十几波人进入过离人愿,后来都莫名其妙消失了,才怀疑是倾城公主动的手,你们不觉得奇怪?进去那么多人,她为什么不让他们送信,偏偏选择了你?”

    她看向凤红酥,把问题甩给了她。

    云歌辞直起身子,信在手中转了好几圈,却什么都没有说。

    诡异的谜团越来越多,在心中结成了密密麻麻的丝,暗暗心惊。

    “我早就说了,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我要不是皇帝留下的人,怕是她早就容不得我了吧。”盈风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

    果然,这几年她在离人愿里沉默寡言小心谨慎是对的。

    杨清音瞪大眼睛,失声问:“你觉得,倾城公主这么多年一直在等一个人,等的就是凤典正?”

    她看着云歌辞,万分惶然疑惑:“她身处后宫,你在将军府,她是怎么知道你的?为什么要等你?”

    这个发现,真真是颠覆了她们认知,超出了她们可以理解的范围了。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妃难驯:爷,夫人又撩汉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