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闺房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唐锦绣正文 第十九章 闺房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侍女伺候着沐浴洗漱一番,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到了后宅,高阳公主正坐在梳妆台前卸妆。

    挥手将侍女尽皆斥退,房俊搬了个凳子做到高阳公主身后,从后紧紧挨着揽住她纤细的腰肢,下巴搁在她香肩上,脸儿贴着脸儿,看着镜子里妻子的花容月貌,满足的叹口气。

    “别闹!人家卸妆呢。”

    高阳公主嗔怪着呵斥一声,往后拱了拱,希望将这厮拱得离开自己远点,却没有成功,只得无奈的抬手将头发上的一根玉簪抽出来,精致的发髻顿时散开,秀发披肩。

    发髻深深的嗅了一口,闻着清幽的香气,大手在腰肢上缓缓滑动向前,按在平坦的小腹上轻轻婆娑,轻声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吾有佳人,心有灵犀……此乃闺房之乐也,怎么能是闹呢?”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脖颈,高阳公主浑身都起了一层疙瘩,一颗心被柔情蜜爱所填满,整个娇躯都发软,轻轻依偎向后依偎在郎君宽厚的胸膛里,侧过精致的小脸儿,面颊晕红,咬着唇儿嗔道:“老夫老妻的了,要不要这般肉麻?”

    嘴里说着肉麻,但是神情却显然受用至极。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里,女人从来都是作为男人的附属物而存在,即便是风气开放、女子地位较之历朝历代都有所增长的唐朝,也不可能有谁家的郎君用这等近乎于谄媚一般的甜言蜜语去讨得妻子的欢心。

    千余年后最寻常不过的话儿,却足以令得每一个大唐女子甘之如饴、沉醉其中,一颗芳心不自禁的便会沉沦。

    即便是身为皇室公主,从来都是奉承不绝,可哪里听过这般讨好的情话儿?

    房俊轻轻啃了那光洁白皙的脖颈一口,轻笑道:“夫人容颜绝美、体态娇柔,便是花中牡丹,亦不过如此。这一生一世,为夫喜甚爱煞,纵然等到年老体衰,亦会相亲相爱,衷心之言,何来肉麻?”

    将手臂紧了紧,体味着怀中美人儿青春火热的**,轻薄的衣衫下紧致的肌肤充满了温热的触感。

    高阳公主早已按捺不住情火,转身搂住郎君的脖子,献上香吻。

    “唔……”

    房俊嘴角偷偷一撇。

    这位公主殿下就是一头顺毛驴,你若是对她强硬,她便越是要反抗,相反最受不得甜言蜜语这一套,只要将毛儿给她捋顺了,保准乖巧热情,即便是开锁某些心的姿势,亦是婉转相就,言听计从……

    风雨几度,烛影残红。

    细腻的肌肤渗出晶莹的汗水,烛光映照之下微微泛红,玲珑纤秀依旧如处子无二,丝毫不见生产之后的臃肿与松懈。

    高阳公主枕在郎君胸口,一头秀发散乱在郎君健硕的胸膛,微微侧着脸,听着郎君胸膛里有力的心跳,眯着眼,极致的欢愉之中,等待着潮水渐渐消退。

    两两相依,静谧无言。

    良久,房俊猛地发出一声惨哼,怒道:“为何掐我?”

    “哼哼,”高阳公主纤细的手指想要捏住郎君小腹的一块皮肉掐一把,但是那里结实的腹肌仿若磐石,根本卡不动,只是指甲揪住小小的一块皮儿,痛的房俊大叫。

    想到刚刚这具铜浇铁铸一般的健硕身躯带来的猛烈冲击,高阳公主娇躯发软,恨恨道:“一点不懂怜香惜玉,就知道使劲儿欺负我!”

    房俊无奈道:“不使劲儿能成么?”

    高阳公主气鼓鼓的又掐了一下:“那也不能不要命似的,都快被你弄散架了……”

    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房俊道:“那行吧,往后不折腾你,去折腾媚娘他们,殿下总该满意了吧?……嘶,干嘛咬我?”

    高阳公主翻个身,依偎到郎君身边,搂住一条胳膊,两只某某亮闪闪的盯着房俊:“是呀,您房二郎多厉害呀,房里佳丽如云,这眼瞅着又有一个身份高贵的异域公主嫁进来,您这攒着劲儿的等着往死里折腾呢是吧?哼哼,男人每一个好东西,吃着锅里的惦记着盆儿里的!”

    房俊叫起了撞天屈:“咱能不能讲点道理?那劳什子的真德公主,那是我想要的吗?那是你爹非得塞过来的好不好?你说也就奇了怪了,这天底下还当真有使劲儿给女婿划拉美女的老丈人?”

    “……”高阳公主沉默了一下。

    紧紧搂着郎君的胳膊,娇躯贴了上去,感受着温存,轻叹道:“身在帝王之家,父子亲情又岂能比得上皇权统治?为了王座、为了皇权,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以往我看着父皇对兕子宠爱非常,时不时的觉得嫉妒,然而现在你看,到了紧要关头,即便是一直视作掌上明珠的兕子,也难免沦为筹码的下场……”

    房俊默然。

    在为晋阳公主感到惋惜的同时,房俊也扪心自问,若是自己处在李二陛下的位置,会否做出同样的抉择?

    答案是否定的。

    他不忍将自己的亲人当作货物一般作为联姻的筹码,以亲人的幸福换取政治上的利益,即便政治联姻并不代表着必然终生遗憾、与幸福无缘。

    但是转过头来,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或许骨子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很多时候感情用事罔顾大局,忍不得一时之气。从李二陛下的角度来说,舍弃亲人取得联姻的成功,稳固皇权维系统治,这不仅仅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宏图霸业,同时也能够更好的保证亲人们的生活。

    若是不肯通过联姻的法子稳固皇权,一旦朝局动荡皇位受到威胁,他的亲人们难道还能幸福的生活下去?

    想了想,房俊低声道:“今日晋阳殿下将我唤过去,求我想办法破坏她的婚事……”

    高阳公主一惊,抬头道:“郎君应允了?”

    房俊迟疑一下,微微摇首道:“只是答应想想法子,并未答允下来,毕竟这件事关系着陛下的大计,谁敢从中作梗,陛下都必然翻脸,任谁也得面对陛下雷霆震怒,后果堪虞。”

    高阳公主重新躺回去,脸蛋儿贴着郎君的手臂,缓缓的蹭了几下,忽而柔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能够有办法不激怒父皇,或者能够将你自己摘出来,也不妨帮帮兕子……兕子很可怜的……”

    那个小小的女娃,跟自己一样自幼丧母,虽然获得了更多的父爱,却又身患顽疾,几乎被御医断定活不到及笄之年。

    如今好不容易熬了过来,眼瞅着又将嫁给一个注定了要成为仇家对头的郎君……

    女人之悲哀,莫过于此。

    当初自己被指婚给房俊,听闻了房俊的所作所为之后,不也是曾经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坚决不肯将一生交代在一个棒槌的手里?自己那时候的心情,定然同眼下兕子的心情一般无二。

    幸运的是,自己碰上了一个真正的男儿,惊才绝艳、英雄盖世。

    可是那长孙净,又岂能比得过自家郎君?

    最重要的,房家永远都是父皇的坚定支持者,永远都站在父皇的身后,这就避免了自己夹在中间的难堪。

    可是长孙家……

    心中涌起无限怜惜,觉得若是能够不牵连郎君,倒是应该帮一帮。

    房俊揉了揉高阳公主柔软的黑发,顺着发丝滑到修长的脖颈上,缓慢而爱怜的婆娑着,柔声道:“就知道你心最软……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未必保险,还需从长计议。”

    他所纠结的,不是帮不帮晋阳公主。

    小公主自幼便与他亲近,当初几乎整个皇室都不待见他这个“棒槌”的时候,唯有小公主一口一个“姐夫”的喊他,这份情谊,他岂能弃之不顾?

    帮,是肯定要帮的。

    但怎么帮,也要讲究一点策略,他并不在乎会否被李二陛下迁怒责罚,只要能够换取小公主的幸福,区区惩罚又算得了什么?反正又不会当真被李二陛下给砍了脑袋……

    问题的关键在于,纵然自己破坏了这桩婚事,难道就能够保证小公主以后成亲,便肯定能找到一个比长孙净更好的如意郎君,生活美满幸福? </p>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唐锦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唐锦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唐锦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