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8章 拜帖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画春娇正文 第398章 拜帖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原来,上一回气垫船首航江南,侯三公子亲自监督。

    大概也是在郴州附近,遇到了翻船事件。

    当然是其他船只翻了,他见义勇为将个落水的女子给救了出来。

    那女子是郴州人士,说起来还和萧家有点关系,是萧家三房夫人的娘家侄女。

    姑娘姓方,原本是要坐船去外家的,没想到这才刚出发没多远就出了意外翻了船。

    好在遇到了侯三公子一行,这才得救了。

    他们的船翻了,便只能在侯三公子的气垫船上歇。

    侯三公子端茶送水勤快,还特地将人送回了郴州方家这才算数,一来二去,和那方小姐也算是有点意思。

    只不过,他到底有皇命在身,不敢久留,只给方小姐留了一句他日再见的话,就回转了。

    这次恰听说萧然和薛琬要去郴州,又勾起了他一桩心事,便死皮赖脸找了各种理由也要跟来了。

    薛琬笑了起来,“侯三哥你一把年纪了,确实也到了该娶媳妇的时候,嗯嗯,那就一起来吧。”

    其实,侯三公子跟着也未必是件坏事。

    人家是镇国公的儿子,又在工部有重任,不管改朝换代,这样有本事的人都会得到重用。

    有了侯三公子在,此行说不定能顺利一些。

    侯三公子笑着说道,“我原本也不觉得自己年纪大了,说实话,我还未到三十,我都觉得自己还是个男孩子呢!”

    他挠了挠头,“不过,现在我知道,原先不急,只不过是因为没有遇到对的人。我现在有了心仪的女子,真迫不及待想要将人娶回家。”

    薛琬这有些惊讶,“娶回家?”

    她问道,“你此去莫不是要去提亲的?你父亲母亲可准了?”

    侯三公子脸色微红,“我想要娶的女孩子,父亲怎么会不准?至于母亲……”

    他的目光却隐约有些失落,“方家只是江南的普通世家,并不是什么显赫门第。我想要娶方姑娘,恐怕正中母亲下怀。”

    镇国公夫人不是侯三公子的亲生母亲。

    哪怕从小就养在身边,可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

    镇国公夫人从来没有将侯三公子当成儿子看待,她眼中,侯三公子一直就只是她所出的两个儿子的竞争对手罢了。

    所以,竞争对手自降身份低娶普通女子,她又有什么不乐意的?

    还能落个宠爱孩子的名声。

    薛琬轻轻拍了拍侯三公子的肩膀,“你也是不容易。”

    她顿了顿,“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看,这不就让你如愿可以娶到心爱的女子了。若是换了别的人家,这门亲事,是不可能的。”

    堂堂国公府的儿子,又是大有前途的,就算公主郡主也是配得的。

    家族不可能允许他娶一个普通世家的女子。

    这么一想,倒也是。

    侯三公子转而笑了起来,“嗯,凡事都要往好处看,这样心情才能每日都愉悦,我也是这样想的。”

    他长长叹口气,“人活一世,不过如此,还是顺心最好了。其他的,都是浮云。”

    薛琬瞥了他一眼,“你这话说得,好像是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似得。侯三哥,你也不过就二十几岁,按着你从前那沉浸在发明创造中的时间,你还真的是个未经世事的男孩子呢!”

    侯三公子嘴角有一丝苦涩,“你不知道的……有些事,也没什么好说的。”

    正在这时,舱内的萧然撩开珠帘走了出来,“在说什么呢?”

    薛琬笑着回答,“喜事。”

    她约略将侯三公子和方姑娘的事说了一下,“方家,你了解吗?”

    萧然点点头,“方家,是我三婶的娘家。我家里出事时,三婶进门也不多久,不过她倒是对我和我母亲很好的……”

    他拍了拍侯三公子肩膀,“方家能教出我三婶那样的人,想来家教不错,我也相信你的眼光。这样,既然我们都是冲郴州去的,那到时候我们也还在一处活动好了。”

    侯三公子咧开嘴笑,“那是当然,我来的时候就打算好了要缠着你们,你们难道还能甩脱我不成?”

    他指了指男装打扮的薛琬,“你这扮相不错,难道下了岸,也要这样行事?”

    薛琬笑着说道,“嗯,那是当然。要不然我一个年轻姑娘家,跟着他就这样走南闯北,该有多难听的闲言碎语出来?”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以后,侯三哥还请叫我萧小弟。切莫忘记了啊!”

    侯三公子连连点头,“好好好,萧小弟,我不会忘记的。”

    三人又在船头聊了一会,直到小厮来请吃饭,这才进了船舱。

    改进后的气垫船比之前更快,原本十天的水路,一下子缩短到了九天。

    一路风平浪静,很快就到了郴州城。

    刚靠岸,果然就遇到了要收靠岸费的。

    不过这一次,薛琬觉得没有必要和那些人在这里就起冲突,花一点银子而已,能悄咪咪地进村就最好了。

    免得闹得动静太大,让萧家的人早有准备,那就不好了。

    交了五十两银子,这才算是安安生生上了岸。

    薛琬三人在码头上买了三匹马,打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直接就去往了建宁侯府。

    门子一开始十分倨傲,“没有请帖?你们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建宁侯府是你们随便想来就来的地方?走走走,不见!”

    萧然倒也不恼,从怀中取出一张深紫色的帖子,“这是我们的拜帖,还麻烦小哥给通传一下。”

    门子抖着脚,漫不经心地将帖子打开,看到烫金的几个大字,“紫衣营统领”。

    “紫衣营那是什么地方?别不是你们自己瞎编的吧?”

    他顺着那几个字往下看,看到了名字“萧然”。

    萧然是何许人,或许这几年没有人敢再提了。

    但这门子却是府里的老人,他太知道萧然是谁了。

    门子的身子一下子跳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萧然,仔细地认了一认,脸色越发变化。

    他哆哆嗦嗦地问道,“是……是大公子?”

    萧然冲他笑笑,“老何,别来无恙。”

    门子彷佛被雷劈了一般,脸色铁青发紫,窜窜跳跳地就往里头赶去了。 富品中文</p>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画春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画春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画春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