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青蛙必须死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猎妖高校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青蛙必须死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鼠巫师定睛望去,只见那位卡伦家族的吸血鬼公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蝙蝠形态,正用一双宽大的蝠翼遮在身前。

    当然,在刚刚那阵剧烈的爆炸过程中,米尔顿公爵的蝠翼也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仿佛一张被小童丢进水里洇湿后又捞出来的宣纸,皱皱巴巴,破破烂烂。

    更远一点的地方,流浪巫师正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根树桩上,耷拉着两条腿,慢条斯理的抽着雪茄他已经摘下了面罩,露出那张苍老但是干净的面孔看上去,他似乎完全没有被刚刚那道魔法所影响到似的。

    “人呢?”鼠巫师固执的左右张望着,再次重复了几秒钟前的那个问题。

    米尔顿公爵刚刚收起蝠翼,变回人身,此刻正努力晃着脑袋,试图祛除脑袋里因为震荡引起的思维紊乱与灵魂震颤,自然不会对鼠巫师的疑惑做出任何反应。

    倒是流浪巫师,很快领会了鼠巫师的意思。

    “人不在,自然是走了嘛……呋……”他重重的吸了一口烟,吐出几个漂亮的白色烟圈。不知是不是因为烟气的作用,他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油滑,显得干涩了许多:

    “……苏家那个小丫头丢下一个大炮仗撒腿就跑,现在早就跑的没影儿了……必须承认,你之前那套围魏救赵的说辞还不错,那丫头只能丢下我们去救那些小娃娃。”

    “至于我们另外一位同伴……”

    说到这里,流浪巫师摊开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先是被阵法压制、束缚,然后正面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道天谴……你也知道,它的身份比较特殊,跟我们比起来,它对那道魔法的耐受性更低一些。”

    “如果你运气不错、手脚麻利一点的话,我估计在那道魔法的余韵彻底消退之前,你还能从这片焦土里找到它的几块碎片……速度慢一点的话,我们就只能在脑海里缅怀自己的队友了。”

    鼠巫师阴沉着脸,在焦土间来回蹿了几圈,最终不得不承认流浪巫师的判断。

    它从这片空旷的焦土中找到的那位同伴剩下的最大一块骸骨,就是一根不足三寸长的焦黑的大腿骨。

    “妖魔?!哈,妖魔!”鼠巫师举着那根骨头,尖声尖气的笑着,声音显得异常刺耳:“真是件有趣的事……几百年,我杀妖魔杀的手软,不曾想现在也跟它们沆瀣一气,与之为伍。如果学校里那个老不死的校长还在,肯定早就冲到地下世界,把我那些鼠子鼠孙们烧成渣滓了吧。”

    “呋……”流浪巫师深深吸了一口气,喷出一股浓郁的烟气。

    烟雾缭绕,将他的面孔遮在后面,连带着他说的语气也显得缥缈了几分:“所以说,无名校长真的不在学校里了,对吧。”

    鼠巫师紧紧闭着嘴,没有吱声。

    流浪巫师似乎不打算放过它:“呋……三年前,黑暗议会就发布了相关的任务清单,希望能够确认校长的去向……呋……如果你早点把这件事说出来,拿到议会的奖励,恐怕你的鼠人进化方案早就实验成功了……你也不需要跟我这个糟老头子一起做这种两面不讨好的任务……呋……”

    “现在,学校里面、学校外面,猜到那个老头子已经不在的势力越来越多……你现在就算想卖个好价钱,也卖不出去了。”

    “何苦来哉?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鼠巫师粗暴的打断流浪巫师的叨叨,捏着那块大腿骨,转而提出另外一个尖锐的问题:“话说回来,我倒是对另外一件事很在意……你是怎么办到的?”

    流浪巫师把烟从嘴边拿开,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不解。

    “刚刚那道咒语……怎么想,你也不应该表现的这么轻松吧。”鼠巫师的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呋……噗。”

    流浪巫师耸耸肩,重新把烟塞进嘴里,很快,他的面孔便重新隐藏在厚重的烟雾中了:“不要被能量波及就好喽……就像你刚刚说的,这终究只是自己的事情。”

    ……

    ……

    “咚!!”

    一根粗大的返魂杨被牛头连根拔起,丢在了雪地里。

    而它的另外三位同伴,不知何时也已经从树梢滑落了下来,站在牛头身后不远处,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在它们对面,原本已经认定这些‘义身’失去指挥的助教们注意到异常情况后,纷纷拿起法书,不安的聚集到首领张羽的周围。

    张羽没有犹豫,立刻组织众人重新构筑起了防御阵法相应的,他也没有忘记一直在魔法作用下沉睡不起的三位宥罪猎手,将他们唤醒过来。

    “原本想着你们一觉能睡回学校的,”这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资深助教带着几分歉意对宥罪的几位猎手说道:“看样子,你们现在就需要打起精神来了……”

    “狂化么。”托马斯看着对面的牛头,默默的套上了皮手套。对面那位原本安静的牛头不知何时猩红了双眼,开始一根一根拔起了大树。

    “我觉得用‘失控’这个词更恰当一点。”希尔达语气轻快的纠正道。

    说话间,一只小东西从刚刚被牛头拔出的土坑里蹦了出来,一跃跳到牛头面前,张口便冲对面的庞然大物吐了看唾沫:

    “呸…”

    与第一大学校园里那些喜欢在雪地里四处蹦的两栖动物不同,在生存环境相对恶劣的沉默森林里,许多青蛙还保留了遗传自基因深处的习惯。

    比如厌恶寒冷。

    而这只从土坑里蹦出来的小东西,很显然,原本正借着树根下宽敞暖和的洞穴过冬,却不料蛙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它自个儿缩在小洞打着盹,轰隆一下家就被拆了,睁开眼,就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还有比这更凄惨的事情吗?

    “咕哇……”

    “咕哇哇哇…”

    “咕嗯啊哇哇哇…”

    从树坑里爬出来的青蛙扯着嗓子,干嚎着,向头顶的月色与沉沉的夜色抒发着满腹牢骚与心底的躁动。惹得场上其他人纷纷侧目。

    “聒噪!”

    牛头抬起蹄子,对准那个嚎叫的小家伙一脚踩了下去。

    “噗!”

    肉酱四溅。

    这只刚刚从冬眠中苏醒还不足五分钟的小青蛙,转眼便重新失去了意识。只不过,与之前的冬眠不同,这一次,这只小青蛙不会在来年春风中苏醒过来了。 富品中文</p>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猎妖高校》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妖高校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猎妖高校》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