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一零三章 时代的痛楚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克斯玛帝国正文 第一一零三章 时代的痛楚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尖锐的电话铃声就像绝望的女巫在烈火中惨叫一般响起,不大的卧室中床铺上的薄被撩起了一角,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男人走到了客厅,接听了电话,大约一分钟不到之后回到了卧室里,开始穿衣服。

    同样被惊醒的妻子看着正在换衣服的丈夫,皱着眉头问道,“你要出去吗?”

    男人嗯了一声,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快速的穿好那套几乎都没有穿过的新衣服,对着镜子里的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吐出。

    妻子看着丈夫有些担忧,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有危险吗?”

    男人转头露出一个笑容,“不,亲爱的,只是去送货。”

    女人不再说话,重新躺下,并且让丈夫如果回来的迟,帮她带一些早餐,她早上不想做早餐了。

    男人点头称好,很快就离开了卧室,站在玄关处,他把所遇随身携带的东西都放在了门内,包括了家中的钥匙。

    听到轻微的关门声传来,本来看上去又睡着的妻子突然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发呆,就像是在等待什么。

    这个男人是本地诸神会的一员,他曾经有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人住在下城区最偏僻的地方,他依靠着从社会上寻找一些零散的工作来养家糊口。

    当时的经济还不够景气,这座城市中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岗位,即使有,那些雇主也不希望自己的员工是瓜尔特人,他们更喜欢奥格丁人,所以当时他的只能够勉强维持着家庭成员勉强吃饱穿暖。

    如果不发生任何的意外,可能他的生活就像是一潭死水一样持续到这几年经济开始腾飞,社会中出现了大量的工作缺口。

    别说瓜尔特人了,就算是个会工作的猩猩那些雇主都会聘用下来,可意外还是发生了。

    那天他去外面寻找短工,留下了只有十四岁的男孩和十三岁的女孩在家,妻子临时找到了一个洗衣服的工作,也离开了家,家里只剩下两个孩子,然后,灾难降临了。

    一群本地帮派成员突然出现在下城区寻找什么人,当他们发现男人的家里只有两个孩子的时候,就强行破门闯了进来。

    他们搜刮了家中仅剩的三块多钱,又把目标瞄准了女孩。

    年轻的女孩子往往能够卖出一个不错的价格,对于人口贩子来说女孩们不存在族群问题,只要是女孩,只要足够年轻,只要不是特别的丑的,就是行走的钞票。

    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拿起了厨刀和这些帮派份子进行战斗,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一群帮派份子的对手?

    男孩最终身中十几刀倒在了血泊中,女孩也被那些帮派份子带走了。

    晚上回来的男人和妻子见到了这样的场面,听被人说起了全部的过程,疯了一样的到处求救。

    可是大家都是苦命的人,又有谁能够拯救他们?

    他们很快就听说了在隔壁城市有一个叫做同乡会的组织,是瓜尔特人的的组织,那里就像是一个伟大的家,每个人都是家中的成员,他们会无私的帮助别人。

    怀揣着最后一点希望,夫妻两人一夜时间里穿越了五十多公里的道路,在天亮后找到了同乡会,并且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男人还记得,只用了三天的时间,他的女儿就出现在他的面前,尽管在她身上遭遇了一些末日一般的遭遇,可幸好她还活着,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

    紧接着当天晚上,他被人接到了郊外,四十多名帮派份子用鲜血和嚎叫的灵魂为他的孩子们祈福,在那一刻,他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然后加入了同乡会中,成为最为虔诚的一批人。

    六年过去了,从来没有人联系过他告诉他需要做点什么,但就在此时此刻,有人告诉他,他们需要他。

    他心里没有丝毫的胆怯,惶恐,只有一种朝圣的心情,在接受过别人的帮助之后,他也可以去帮助别人,力所能及的为别人做点什么,以偿还受到他们无私帮助的愧疚和负债感,他很满足。

    沉稳的表情中藏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淡淡笑意,他走到了指定的地方,从一个信箱里取了一枚钥匙,然后转身打开了旁边大货车的车门,并且发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紧跟在都佛身后的两辆车始终不紧不慢的跟着,道路越走越偏僻,马路上的车流也减少了不少。

    其中有一辆车加快了速度,超过了都佛的车并且在下一个十字路口离开,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迷惑被跟踪的人。

    那辆车绕了几圈后又出现在都佛车辆的后面,天很黑,看不清车牌,更看不清车内的人,谁都不知道这辆车就是之前的车。

    眼看着三辆车已经离开了城市圈,周围的建筑物也变得低矮稀疏起来,空气中泛着腐烂泥土的腥臭味,大片刚刚开始栽种的农田已经出现在漆黑的夜景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没有打开大灯的大货车颠簸着快速的冲向缀在都佛后面的第二辆车。

    轰的一声巨响,第一辆车里的人惊恐的回头看着被大货车死死挤在路边电线杆,已经从中折断的车子,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大货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车头灯,男人从座位下拿出了一品高度烈酒,吨吨吨吨吨的灌了起来,还洒落一些在车内。

    他的工作,完成了。

    他默默的掏出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项链,有一个吊坠,曾经有段时间里很流行的那种椭圆形可以在里面放上一个小相片的吊坠。

    他打开了那个吊坠,一左一右,是他两个孩子的相片,他突然间无声的痛哭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他想起了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孩子,他总是笑着说以后会找一份好工作,为他们养老。

    又想起了那个一直在期待自己能够有一条花裙子,最终直到跳楼自杀时都没有穿过花裙子的女儿。

    他紧紧的把吊坠攥在手心,身体微微的前后摇摆,一个在自己两个孩子葬礼上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男人,此时一边痛哭,一边道歉。

    “对不起!”

    此时从另外一条道路上又出现了两辆车,将另外一辆跟踪车辆一左一右的夹在中间。

    从摇下去的玻璃窗中伸出了四条枪管,跟踪车辆很快就停了下来。

    车上的两个人被分别压上了其他车,然后一名在路边等待了许久的年轻人钻进了那辆跟踪车内,朝着相反的方向踩死了动力踏板……

    都佛抵达马场的没多久,两名带着黑色头套,被反绑着双手的家伙也被带到。

    一行人进了马场的草料仓库里,都佛找了两个椅子让他们坐下,打开了照明灯,扯掉了他们头上的头套,笑吟吟的说道,“晚上好,先生们!” </p>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克斯玛帝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克斯玛帝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