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25、第三百二十五章 最终试炼

你我看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正文 325、第三百二十五章 最终试炼
(你我看书http://www.oncer.cn)    当所有人以为这是结束时, 天边悠悠传来动人音乐,环佩作响,深远而虚幻的声音传遍整个世界。

    ‘尊恩贵, 天赐福。’

    ‘定, 风调雨顺。’

    ‘定,五谷丰登。’

    ‘定,水润丰泽。’

    ‘定, 民熙物阜。’

    世界意识猜着帝王做了什么, 帝王道以为又是世界意识的手笔,借用积分兑换大量工具的兆筠深藏功与名。

    不提响彻世界的声音震惊了多少人, 当阳光映照少女全身,鸟雀名叫,绿植盛开,天地清风、流水、情感都若有似无的专注在杨小小身上时, 帝王道似有所感,他摊开掌心,虚无地抓住一缕扫过少女发尾的微风香气,看着仿佛被鞭子抽了一下红了的掌心,在心里苦笑和咋舌。

    终究还是天道的一部分,这个世界最后还是会对少女温柔而包容。只是,同样的, 肯定也是对他不大顺眼的,看来他马上要和小小说再见了。

    比他所想的还要早,在世界从绝望中脱离的刹那, 束缚着少女记忆的枷锁解开。

    骤然想起一切的杨小小愣在了城墙上,她转过身,张了张口,对着帝王道露出清甜的笑容。

    男人微愣,看见她无声做着口型:“哥哥,再见。”

    帝王失态地向前一步,却也没能拦住从天降下的金光包裹着少女消失。

    这一幕被万千人们映在眼中,后世大多人道是无纠公主太得上天宠爱,也有人说小公主本就是下凡历练的仙子,到了时候就回天上了。但不论如何,显然最为受伤的便是获得妹妹还没有好好宠爱一番就被上天收走的天子。

    宋粱却知道传言至多只对了一半。在小小消失后,当今有三天没有上朝,三天后,再次看见高于皇座的那一位,宋粱感觉到对方不一样了。并不是说因为妹妹消失而转变,而是整个人都变了。

    性情变了,喜好变了,思考的方式也变了。

    看着身边的人,哪怕是伺候帝王多年的太监总管都未曾察觉有什么不对,手执苍白扇骨的公子唇瓣紧抿,连出谋划策搅乱浑水的心思也尽数消失。

    难不成小小和帝王真的是天上之人,一个真身历劫,一个魂魄下凡,后者像是追寻着前者而来。在杨小小一离开后,后者的魂魄也离开了当今的体内。

    山外山,天外天,一切皆有可能。可是为什么,所有人对于帝王的变化视而不见,唯独自己,能够察觉到。

    想到自己本就不同寻常的身体,宋粱看了看掌心,竟是第一次庆幸着这个怪物般的身体。

    窗台上是浸泡在干澈泉水里的淡黄色莲花,被杨小小好生养在皇庭内,走时太过匆忙没有带走,宋粱向上请求,本将妹妹的所有视若珍宝的帝王竟然轻而易举的应许了,这也是宋粱最终确定帝王换了魂魄的根据。

    骨节分明的手指划过依旧鲜嫩娇美的莲花,青衣公子终是下了决定,去寻那天上世界。

    三年后,退出朝廷纷争据说是去求仙问道的“梁公子”完全销声匿迹。

    又一年,已经嫁人的宋边儿让奶娘抱着孩子候在门外,自己撑着伞走了一段路,尽头是宋府的墓山,走到深处,一个新石碑上,刻着“宋粱”二字。

    宋边儿跪在软榻上,面对着空冢,脸上是复杂又想笑的神情。

    “今天娘终于同我说了,大哥你竟然不是我真的亲哥哥。”

    “我就说我没记错的,小时候你就是那个样子,等我长大了,你还是那个样子,也就你总是带着面具哄骗我,说我小时候把你看老了,你说你怎么这么坏呢!”

    “娘说你至少活了几百年,我觉得不是,我觉得你个老妖怪起码活了几千年,娘他们说不定都被你骗了。”

    ……

    “小小不见了,你也不见了,你们是不是合该是天上来的人,总有一天会回到天上去?”

    宋边儿面容上是少女和少妇的融和,娇憨又柔美,她稍稍一歪头,似乎还能看见几年前的俏皮和无法无天的模样。

    “不过小小可是比你好多了,她让陛下给我留了金银珠宝不说,嘿!还帮我长了脸,把冯家和冯香衣都给打击了。”

    “你说说你个当哥哥的,虽说不是亲生的吧,也处了十多年了,临走前就知道带东西走,不晓得留下些什么。”

    “活该你追不到小小哦!”

    嘚吧嘚吧地数落完曾经的亲哥哥,宋小姐浑身舒泰,亲自烧了长生香,再祭拜了下先祖后,最后偷偷摸摸从怀里拿出一只玉蝴蝶,放在了宋粱的墓旁边。

    **

    仿佛身体都被洗涤,杨小小带着世界意识的善意和获得的功德金光,隐约察觉到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后,连忙跟哥哥告了个别。

    听着脑中宣布自己第一的声音,想起一切的少女一点也不放松,她可是记得前面突然时间倒转重来的情况,这次可别又重来吧?

    另一边,因为杨小小这个世界中待的最久,第三个漩涡只剩下一个小漩涡直播着她参与的发展,自然得到了极大的关注。

    全部修士瞧着杨小小运气极佳地一次又一次都没死成,脸色从“这都行”到“肯定有黑|幕”最后全然麻木。

    等他们再听着声音在脑中通报说杨小小又是第一时,已然心态平静。

    咦,他们为什么要说“又”?

    其他修士若说算是平静的话,代冥已经快要疯了。

    他死死瞪着再次通关的杨小小,满脑子都是“不可能”。明明互相换了世界,可是他仍旧没有通过,而杨浮欢也依旧是唯一的完美通关者。

    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就算有重来一次的机会,哪怕过程变了,结局也不会改变吗!

    代冥心神巨动,只下意识想再次催动黑色玉佩的能力,再次倒转时间。

    可别说掌控上界试炼的天道不愿意,发现他坑了杨小小的黑色玉佩也不乐意了。

    黑色玉佩本就和白色玉佩暗搓搓沟通着怎么离开,逃跑的路线计划了长久时间,这下等世界意识的屏蔽消失,能够联系到白色玉佩那边的第一瞬间,黑色玉佩就遁逃了。

    代冥输入邪气,眼睁睁看着掌心的黑色玉佩仿佛承受不住般一点点碎裂,最后化为粉末。他目眦欲裂,几乎想要大吼这不可能。

    不是神器吗?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没了!

    然而不管他如何去探寻,去沟通,徒劳的试图将掌心里被吹散的粉末聚为一体,也再也感受不到黑色玉佩独有的力量存在。

    代冥张了张唇,压在喉咙里的“不”字,没能说出口。

    黑色玉佩欢腾地顺着和白色玉佩之间的链接,化为无形的力量不断靠近。说到底,玉佩不过是承载它们的外物,能够掌控时间,真正的力量和形态都是虚无的。

    杨小小眼一闭一睁,等金光散了,入目都是荒凉和血迹。

    杨小小:?

    我不是该回到试炼地吗?

    【第三关结束。

    此次试炼所有剩余存活试练者,不论处于何界,均参加最终试炼——】

    【浩劫】

    【魔族入侵/入侵上界!】

    难得的,那个玄妙的声音有了描述。

    【魔族静待试炼结束,一举进攻修仙界。】

    【泱泱天骄,何惧鏖战!/我辈凶残,何须苟活!】

    【将野心勃勃的魔族打回去!/将富饶的上界据为已有!】

    【请相助同阵营试练者,清扫“异族”。】

    【除人族和魔族外,其余种族可以自选阵营。】

    听见两个不同版本的其他种族和魔族懵逼了。

    骚,天道是真的骚。

    原本小心藏着阴|谋打算的魔族看着恶狠狠看过来的人类修士和其他幸灾乐祸的妖族等,抹了把脸。

    还能咋地,打呗!

    原本还勾肩搭背的一对魔族和人族立马各自祭出法宝。

    “靠!就知道你们魔族狡诈!表面上兄弟,竟然有这种心思!”

    “艹!你们人族才最是卑鄙!还有脸说我们!”

    各界爆|发大战,从直播间同时得知天道一番神操作的魔族大佬和上界大佬也同时炸了。

    “我就说魔族不会安分!快去请老祖出山!”

    “既然知道了!咱就不躲了!立马筹备!四月后多方进攻!”

    其余地方的喧嚣和杨小小毫无关系。

    她站在前不见山后不见路的荒凉地带,看着一地的血迹和不见影子的尸体,心里有些慌。

    妈耶,她这是来了已经被清理过的“现场”?

    一道无形力量,直冲冲地奔向观察四周的少女。最后在她体内化为一方圆形的黑色玉佩,和另一半的白色玉佩,久违地相合在一起。

    杨小小听见了自己识海中除却念念叨叨的筠筠、慢吞吞说话的灵泉、各种联系的灵宠灵植的声音外,多出了一个双重音色。

    “主人。/主人主人~么么哒~”

    杨小小:“???”

    “我是乾。/我是乾坤的坤哒。”

    “……好好说话。/就不就不就不!”

    作者有话要说:  黑为乾,白为坤。斜杠前的话是乾,后面是坤,以后看见我写了这种精分般的说话方式,就是它们两个没错了。

    小小:实不相瞒,我的识海里经常是交响乐,不过很好听啦【可爱.jpg】 </p>你我看书 http://www.oncer.cn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系统)当幸运值为max时》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